小美女美在大北京
  • 发布日期:2018-12-27
  • 浏览:2200

下文是根据王博美给我的微信留言整理的。王博美知道我的生日,特意在这天给我留的言。

王博美是北戴河蓝天民航学校2012届安检二班毕业生,2015年统一安排在北京首都机场地面交通管理系统。目前王博美在首都机场附近的一家医院做前台。

文章标题是我取的,内容我没有增删,语言也没有润色。王博美是一个爱美、求知、锐意进取的女孩,语言文字运用有一定的功夫,无奈她是在北京,尽管她才华高达八斗,想要崭露头角不是不可能,但是不容易,是不是还得考虑另辟溪径。

王博美的一些说法,我并不是完全赞同,但是生活道路都由自己选择,一个人有一个活法。图片由王博美提供。(赵九玉)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我知道您关注我在北京的工作和生活情况,在校期间您对我的关注就比对别人多,我很感谢您。我知道您希望我成长为网络小说写手,最好当一个作家,您把我写的那篇小说《我在末日等你》发表在校园网上,特别是您关于我未来发展的谈话,就说明了这一点。那篇小说最后您是看懂了,您告诉大家它不是言情小说,当时我真的特别感谢您。如您所说,我只是想通过叶美儿在自己“末日”到来之前与最爱的男友分手的故事,来表现一个有不良行为的少女美好的另一面。叶美儿身上雕刻着当今年轻一代的显著特征。

文学写作本来是我的课余爱好,但是现在我不想往这个方向发展了,看到铺天盖地的充斥着色情和性描写的网络小说,我看了只想作呕。我不屑与这班“作家”为伍。我希望您不会介意我的选择。

18岁我来到北京,一晃已经过去三年了。三年时间在历史的长河中可能只算是一个浪花,但对于一个青春女孩来说它却是澎湃着激情与浪漫的汹涌湍流。人生的某些过程一旦翻篇,印象就逐渐淡化了,但是有些事有些人是不能忘却的,在北戴河蓝天民航学校接受民航培训教育的三年,就是刻在我大脑里的永远抹不去的记忆,是我生命里最清纯、最快乐、最富诗意、身体和心智拔节最快的美好时光,您和其他几位老师也是我不敢相忘的。

三年我调换了几次工作。您管这叫“跳槽”,但是我不喜欢跳槽这个词,它是对人的不尊重。俗话说人往高处走,一般人不可能在同一个岗位上工作一辈子,挑选工作岗位是个人的权利,是正常现象,现在社会上许多人都是在不同的岗位上跳来跳去,所以尽管我目前已经不在民航部门工作了,但是我觉得我没有错,我没有对不起谁。

学校也没有错,学校按照培训目标造就适合民航需要的人才,然后把这些“人才”送到北京来参加工作,完成了它既定的任务,我们后来的人生道路怎么走,就应该与学校没有关系了。您不是经常提到黑格尔的一句话“存在即合理”吗,根据这个原理,任何事情的发生发展都有其特定的原因、特定的意义和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必然性。对于在北戴河蓝天民航学校度过的青春岁月我无怨无悔。




我离开了民航,但是我没有离开北京。大北京是六朝古都,是国家政治经济文化中心,我曾经把到北京参加工作做为自己的奋斗目标期待了三年,愿望实现了我岂能轻言放弃。

现在我很好,很健康,很快乐,工作很理想,职务适合我,早九晚五没夜班,工资收入也不少,同事相处融洽,室友亲如姐妹。业余生活内容虽说不上丰富,但很惬意。我是个美服迷、自拍控,爱好读书,喜欢美食,乐看时装表演。我有充裕的时间看书、游览、拍照,与闺蜜一起聊天、一起烧菜,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,对着镜子欣赏“小美女”王博美(“小美女”是我小时候您给我起的雅号,现在我可是“大美女”了)。那些特别贵重的衣服我一时买不起,看看别人穿也不啻是一种享受。

过去的老校友许多都在我的朋友圈,我们经常“互相伤害”,在北京的朋友还时常聚会,湖吃海喝不醉不归那种。

致于婚恋这样的事情,我还是相信缘分,属于我的东西早晚它会降临。

冬天来了,希望您注意保暖,保持身体健康和心情愉快。

今天是您的生日,祝您生日快乐,并提前向您祝贺新年!